沒有掌門人的mango tv會順利借殼上市嗎?

繼王平出走之後,湖南廣電又在近日失去了一位副台長聶玫,與前者不同的是,這位副台長還身兼mango tv董事長的要職。

「沒有掌門人的mango tv會順利借殼上市嗎?」的圖片搜尋結果

據《綜藝報》的最新消息,湖南廣播電視臺副台長、mango tv董事長聶玫已於5月20日遞交辭呈,即將離職。數娛夢工廠就此向聶玫的一位朋友求證,對方表示確有此事,而聶玫本人沒有就數娛夢工廠的相關問題做出回應。

公開資料顯示,聶玫進入湖南廣電已超過20年,曾分別在湖南經濟電視臺、湖南廣播影視集團等機構任職。目前聶玫主管mango tv業務,借助湖南台在綜藝板塊的優質內容,mango tv在一片爭議中迅速壯大。

在聶玫的引領下,這家脫胎于傳統電視集團的視頻平臺走出了一條從獨播到獨特,再到試圖借殼上市的道路,並在經過2015-2016年的A、B兩輪融資後,估值已近135億。

關於聶玫遞交辭呈的原因,目前還沒有相關的說法。不過,有湖南傳媒業的人士認為,聶玫確是廣電湘軍的精英,是一個想幹事,能幹事的拼命三郎。但幹事的人受到非議也多,從做青海衛視到做mango tv,總是有人橫挑鼻子豎挑眼,一個女人既要承受事業壓力又要聽些閒話,難免心生退意。

只是聶玫離職的時間節點,恰好處於快樂購(300413.SZ)重組,mango tv的借殼上市的關鍵當口,這也給mango tv的後是命運帶來了巨大變數。

mango tv的發跡史:從廣告營收6000萬到估值135億

說起湖南廣電新媒體業務的開路人,非聶玫莫屬。如果說副台長對於聶玫而言更偏向於體制內身份地位的象徵,那麼mango tv董事長的身份,則使她得以在過去的三年裡,在互聯網的新世界裡施展才華。

自2014年湖南廣電發力新媒體、打出獨播戰略起,聶玫就開始主抓mango tv業務,作為mango tv的領軍人物,mango tv所發展的每一步都離不開聶玫的引領和佈局。

2014年4月,湖南廣電人做出一個“艱難的決定”,所有版權內容一律由mango tv“獨播”,這意味著湖南廣電每年要減少數億元的版權收入。

彼時湖南衛視內部曾有不少質疑的聲音,除了擔心影響節目影響力,減少版權費的收入。有內部人員透露,愛奇藝曾以2億元的高價獨家“打包”了《爸爸去哪兒2》、《快樂大本營》、《天天向上》等5檔綜藝節目2014年的版權。

在這樣的情況下,掌門人聶玫肩上的重擔可想而知,如何使mango tv的營收覆蓋甚至超越因獨播而損失的版權收入,想必是這位元女掌門人需要時刻面臨的問題。

事實上,借助獨播戰略,mango tv完成了一場不錯的戰役。聶玫曾經透露,2014年mango tv的廣告收入為6000萬,到2015年廣告簽約金額已經接近10個億,呈現了十多倍的增長。

在實行獨播策略一年後,mango tv宣佈完成A輪融資,公司估值超70億。2016年,mango tv完成了B輪15億元人民幣的融資,公司估值達到135億元。

“獨播”之後,mango tv通過自製節目,試圖形成真正獨特的內容優勢,這被聶玫認為是mango tv的“最大挑戰”。

2014年下半年起,mango tv就不斷地進行內容創新,開始自製節目研發,並希望反哺電視頻道,一口氣推出了《金牌紅娘》、《搭訕大師》、《花樣江湖》、《偶像萬萬碎》等已完成的自製項目。

2016年,mango tv經歷了從獨播到獨特的戰略轉型。這一年,mango tv自製內容頗引人矚目。像《爸爸去哪兒4》、《媽媽是超人》、《黃金單身漢》、《完美假期》等純網IP及台轉網IP都成為了影響力不錯的網路綜藝。

歷經獨播戰略、由獨播到獨特,再到逐步開放、與BAT等主流視頻網站合作版權、自製內容,mango tv走出了一條具有廣電特色的視頻平臺發展之路。

2016年年底,mango tv曾宣稱其已經進入國內視聽行業的前5位元,全終端日活使用者4700萬,移動端啟動用戶4億,海外覆蓋超過1千多萬用戶,僅就日活量來說mango tv已經超出一般省級衛視的影響規模。

如今mango tv在躋身國內視頻平臺第二梯隊的同時,更是被視作湖南廣電的未來。湖南台台長呂煥斌也曾多次強調mango tv在湖南廣電中的重要地位,可以說湖南台對mango tv重視程度不遜于湖南衛視。

至少從過去3年已經公開的成績來看,聶玫在mango tv幹的可謂風生水起,究竟是什麼原因促使了這位廣電女將的離職,一時讓市場也難以琢磨。

廣電瓶頸: 找一個“互聯網乾爹”有多難

在一位湖南傳媒人士眼裡,聶玫確是廣電湘軍的精英,想幹事,能幹事,能幹好事,乃拼命三郎。但幹事的人受到非議也多,從做青海衛視到做mango tv,總是有人橫挑鼻子豎挑眼,一個女人既要承受事業壓力又要聽些閒話,難免心生退意。

另一方面,廣電體制內如今有很多東西存在著巨大的體制束縛,在創新維艱之下,互聯網新媒體對於電視的衝擊與日俱增。mango tv看似風生水起,但近年來的發展也許並沒有達到掌門人聶玫的預期,如今的離職也並非無跡可尋。

早在2015年,聶玫就表達過對資金和資源的憂慮。她曾在某一論壇上談起廣電的互聯網轉型時表示,廣播電視商首先要找一個互聯網+乾爹。

“如果說要轉型,我覺得先要解決互聯網流量的問題,但是這裡又有一個問題,你找一個互聯網乾爹,你背景是國企,得需要控制。就像我們這次mango tv在引資的時候,外資不能進,沒錢不能進,監管部門也模棱兩可。”聶玫表示。

在豐滿的理想下是現實的骨幹。對於像mango tv這樣有著國資背景的廣電系企業而言,想要找到一個能夠抱大腿的互聯網乾爹其實並不容易。

2015年6月,mango tv完成A輪超5億融資中,投資方包括上海國和、聯新資本、廈門建發、中國文投等公司,但這些股東無一是互聯網背景。2016年6月,mango tv宣佈完成B輪融資,募集資金近15億元人民幣,但這一輪甚至沒有透露投資方名稱。

一位元熟悉廣電系統的行業人士認為,正是由於芒果 TV 特殊的國資背景,導致其無法像優酷、騰訊視頻、愛奇藝一樣玩命燒錢來奪取流量。而在融資節奏和效率上,芒果 TV 也不得不採取一年一輪,每輪融資稀釋不到10%的謹慎方式。在經過兩輪 20 億融資、估值達 135 億後,目前湖南廣電集團在芒果 TV 的股權占比依然達到 82.48%。

對於視頻平臺的打造而言,早期除了花錢燒流量,目前還沒有出現第二種有可行性的“方法論”。在去年底在付費會員規模比拼上,雖然mango tv已經實現了600萬的數量;但如果對比彼時優酷的3000萬,愛奇藝、騰訊視頻的 2000 萬付費用戶,仍有著巨大差距。

另一方面,缺乏熱門影視讓mango tv很難迅速佔據重要市場份額。以流量大戶的自製劇為例,2016年在芒果 TV 的內容占比只有 5%。一個值得玩味的例子是,芒果 TV 在 2015 內容推介會上宣稱獨播的《滅罪師》,最後卻被愛奇藝所奪取。

聶玫曾經表示,湖南衛視這麼多年累積的內容優勢,既有自己的努力,也因為製作體系基本是半封閉的,所以才能夠成功。如何在一個更加開放的市場體系裡,贏得IP和內容生產的製作能力和優勢,也是放在mango tv眼下的難題。

 

掌門人遞交辭呈,重啟借殼上市mango tv怎麼辦?

隨著資本的入侵,傳統廣電集團早已無法與資金實力雄厚的互聯網企業相抗衡。

侯鴻亮曾在接受訪談時表示:因為這個市場在發生變化,體制也在發生變化。如果山影當時不是說要上市,我可能也不會離開。上市就意味著更加市場化,但在體制內做不了真正的市場化,我自己做公司,能夠有更好的市場化空間。

而今年4月份,湖南台旗下上市公司、快樂購(300413.SZ)的一紙公告,讓mango tv的借殼上市重新放到外界眼前。

4月18日,快樂購發佈公告稱,擬通過發行股份購買資產並募集配套資金方式收購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旗下的新媒體,及有利於實現產業協同的相關資產。具體交易方案正在進一步洽談、溝通當中。

儘管未有進一步說明,但上述公告基本預示著快樂購有望再度啟動對mango tv及相關業務資產的收購。

據披露,湖南廣電通過全資控制的芒果傳媒有限公司控股快樂購,為快樂購的實際控制人。而這也不是快樂購第一次謀購mango tv等資產,快樂購曾於2016年6月進入停牌期,後於11月發佈終止重大資產重組事項暨複牌公告。

據當時公告,重組擬購標的正是mango tv、天娛傳媒等湖南廣電集團旗下的業務資產。不過,根據相關國資監管部門的批復,該次重大資產重組方案中涉及的標的公司資產狀況較為複雜,重組方案尚待商討和完善,目前實施條件尚不成熟,因此此重大資產重組事項被終止。

“收購標的很多都是事業單位轉制的資產,財務報表都是不清晰的。”一位知名券商機構的傳媒分析師告訴數娛夢工廠。

實際上,2015年1月21日在創業板上市的快樂購,近年來業績處於下滑狀況:2014年,公司實現營收27.38億元,扣非後淨利潤1.3億元;2015年,營收27.98億元,扣非後淨利潤8551.3萬元;2016年營收提升至32.23億元,但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僅6714.32萬元,同比下降29.39%。

由此可見,mango tv被打包進快樂購,實際上是抱團取暖。湖南廣電的邏輯應該是,與其讓mango tv和快樂購都在第二梯隊掙扎,不如借助新的行業風口,合二為一打造一個一流平臺。

有著上次重組失敗的前車之鑒,此次交易尚不知結果如何。如今恰逢快樂購停牌重組階段,聶玫的出走頗有些玄妙。而在她之後,mango tv將如何走下去,也是一個待解之題。